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重生之都市魔尊 > 第二卷 京城揽月 第114章 洛雨轩请看木偶戏

第二卷 京城揽月 第114章 洛雨轩请看木偶戏

重生之都市魔尊 | 作者:夜九仙| 更新时间:2019-08-14 05:3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
    四名黑衣剑客完全看傻了!

    这是什么剑?

    只有木羽雁认出了此中玄机。他稍稍惊讶道:“这把剑,难不成拥有剑灵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四人皆惊。

    剑灵?那是寄宿在剑中的亡灵!

    剑灵越是强大,对剑本身的要求就越高。若非名剑,绝无可能承受得住剑灵的力量!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得此名剑,并非幸事。反倒是灾难。你这把剑,归我所有了。”

    木羽雁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四名黑衣剑客同时挥剑朝苏夜攻去。

    四人剑法各有千秋,长短皆不一。但无一例外,都比4层那名黑衣剑客要强出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不过,聚四只蝼蚁之力就想与天争?未免太自不量力了!

    便是洛雨轩仍在沉睡,苏夜一招“黄泉剑”就斩了宗师叶文龙!且劈天斩地,冰封人间八月飞雪!更别说如今洛雨轩已经苏醒了!

    “井底之蛙到底是井底之蛙,永远见不到天有多广地有多辽。”

    苏夜轻轻一剑,与其中一人剑锋相交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轻轻一声脆响,那人手中的剑宛如木头制成的,被轻易斩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那人宛如一束稻草,被苏夜一剑斩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这时,其余三人分由三处,三位一体同时攻来。

    一人下斩,一人上挑,一人突刺。

    三人配合天衣无缝,如同小小的剑阵。

    苏夜不躲不闪,轻轻一剑横扫。

    仅凭剑气形成的风压便将这三人吹飞起来。如同三张纸片,在空中横竖来回打转。

    最后一一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人头破血流,一人摔断了腿,一人摔断了胳膊,都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你这究竟是什么剑?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?”

    一人惊问。

    他用剑撑在地上,苦苦挣扎了一阵然后重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拥有了剑灵之后的剑的威力吗?真的是,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颇感后悔。

    他应当见招拆招后发制人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不晚!只要避其锋芒,寻其破绽,就可胜他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人一边说,一边定睛看着苏夜。

    柳曦月在一旁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她虽不懂剑,但一些活在梦里的基础理论她还能不懂?理论,若非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,便成了空谈。

    这是世间不变的真理!

    白子慕一心只想着苏夜什么时候能救她下来。现在这样子,让她感觉既羞愧又丢人。

    却说这时,林汐妍架着林云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队?”

    柳曦月奇怪的朝她看去。心里暗想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林汐妍将林云峰朝地上一扔,刚准备冲柳曦月打招呼,却见一道白光极速闪来!

    她尚来不及回神,就被木羽雁一剑抵住了咽喉!

    “把你手中的剑交出来!否则,我杀了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木羽雁冷冷地看着苏夜。

    林汐妍一脸懵逼!

    她就是害怕一个人待在4层会有危险,所以才赶了过来!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这里居然更危险!

    但为什么柳曦月没事?柳曦月不应该比她还弱吗?

    “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。”

    柳曦月扶额心中长叹。

    “拿去。”

    苏夜淡淡道。然后将手中的剑一扔。

    木羽雁接过剑,大笑:“哈哈哈哈!如今我有名剑在手,你们都难逃一死!”

    “我该先杀谁呢?是白楚河的女儿?还是这个警察?”

    他目光扫视了一圈,最后落在了柳曦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寻常的剑伤不了你。所以,拿你来试这把名剑的威力再适合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阴冷一笑,提剑闪去。

    苏夜见状微微一怒:“洛雨轩!谁给你的胆子玩火的!”

    洛河鬼剑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!木羽雁这一剑下去,柳曦月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霸道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一声妖娆天籁之音,余韵可品味三日。洛雨轩从剑中悠悠飘出。

    依旧长发如瀑,一丝不挂,浑身雪白。

    她眉眼如画,深情款款飘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洛河鬼剑控制着木羽雁一会儿上天一会儿入地,犹如蹦极。

    木羽雁想要松手,但他整条手臂宛如着了魔一般根本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轩儿特意为您准备的一出玩偶戏,好看吗?”

    洛雨轩半躺着自上空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落在了苏夜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主人不说话,是还在生轩儿的气咯?主人也不想想,您将轩儿这么随手一扔,轩儿的心得有多痛?”

    洛雨轩微微蹙着秀眉,当真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却说房间内这出玩偶戏堪称一绝!

    “他这是,被剑给控制了?”

    林汐妍捂着小嘴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柳曦月咯咯笑道:“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。”

    白子慕幽怨的瞪着正杵在那发呆的苏夜!

    心中暗暗叫骂:“好你个苏夜!是不是不打算救本小姐了?”

    至于那三名受了伤的黑衣剑客,此时则是完完全全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没有敌人可以在雁哥面前用剑?若有,也是死人?

    呵呵,真是一则精彩绝伦的笑话!

    “雁哥居然控制不住那把剑!难道那把剑认主人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黑衣剑客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“剑灵认主,说明其主人的实力远在它之上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黑衣剑客战兢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洛雨轩纤纤玉臂轻轻一抬。

    那三人手中的剑便与洛河鬼剑产生了共鸣!

    “嗡!嗡!嗡!”

    三把剑几乎同一时间开始鸣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为什么我的剑会颤动得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我的剑突然不受控制了!”

    “剑要被吸走了!”

    三人慌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这么弱的人也配握剑?”

    洛雨轩咯咯浅笑。

    笑声未落,三把剑便如三发离弦的箭径直朝木羽雁射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木偶戏您不感兴趣,那这射击游戏呢?可感兴趣?”

    洛雨轩附在苏夜耳旁吹着热气,魅惑妖娆难以明说。

    “天枢的世界,还真是不简单!”

    苏夜冷冷一笑,朝白子慕走去。

    他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幕幕提不起一丝兴趣。

    但众人不同。

    众人几乎屏气凝神,看着那三把剑在空中不断的来回穿梭。

    木羽雁凭借着手中另一把剑,以及自己至高的剑术拼死顽抗。

    却被抽丝剥茧一般渐渐染红。

    他那一袭白衣被染成了一袭血衣。

    “可恶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他大吼一声,猛的挥剑,将自己的右臂生生斩断!

    一道血光洒下,一条断臂落地。

    他自己则如流星坠落一般狠狠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彭!

    全场死寂。

    他为了摆脱洛河鬼剑的控制,居然选择了自断手臂!

    “哎,这下主人没得看木偶戏了。这个罪过你可承受不起哦。”

    洛雨轩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她玉指轻轻一拨,如拨动一根琴弦。

    只见半空之中,悬浮于洛河鬼剑四周的三把剑便一一砸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苏夜头也不回走到白子慕的跟前,刷刷几下,以指代剑将四副手铐一一斩断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白子慕惊呼一声,叉着腿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幽怨的瞪着苏夜:“你就算不抱我,也总该接我一下吧?”

    苏夜看着她淡淡道:“去把器皿捡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!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白子慕心有不甘,但还是拍拍屁股去把器皿捡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你什么事了。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夜低头看了一眼仍赖在他怀里的洛雨轩,淡淡下令。

    “哼。不就是因为我在你怀里,所以你才不能抱那个美人嘛。芝麻大点的事,至于赶我走嘛。”

    洛雨轩轻哼一声,委屈巴巴的飘回了剑里。

    接着,洛河鬼剑飞回了苏夜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杀你们如杀鸡,是否?”

    苏夜提剑朝木羽雁等人逼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木羽雁不得不服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林管事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。换句话讲,天枢罪孽深重,我杀你们是替天行道,是否?”

    苏夜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木羽雁显得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这宗离奇失踪案的主谋是林管事。与天枢无关。今夜,你们没来过这里。所以,我也没见过你们。我将林管事交给林队全权处理。此事便到此为止。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苏夜不急不缓道。

    木羽雁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苏夜这是打算放他们一马。但天上不会掉馅饼!

    这么做必有所图!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木羽雁一针见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艘游轮。”

    苏夜语出惊人!

    “什么?!你要这艘游轮?!你知道这艘游轮价值多少钱吗?35亿啊!”

    木羽雁惊得浑身发颤!断臂的伤口愣是多流了几分血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趁火打劫!

    “你没得选。你若不同意,我便杀光你们所有人,然后让这艘游轮沉入北太平洋底!”

    苏夜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木羽雁伸出手直直地指着苏夜。他憋了好一会,突然“噗”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!

    这家伙简直比吸血鬼还要恐怖!

    林汐妍笑笑不语。

    她比柳曦月更清楚苏夜名下那栋价值三亿的别墅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白子慕感觉有些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像苏夜这样的人,不应该早就无欲无求了吗?怎么还受红尘俗物牵绊?

    柳曦月想着,她跟苏夜结婚后,开着这艘游轮去度蜜月。

    吹着海风,欣赏日出与日落,倒也是一桩不错的美事。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