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汉末之吕布再世 > 第九九零章 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

第九九零章 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

汉末之吕布再世 | 作者:回头大宝剑| 更新时间:2019-08-14 17:1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
    大雪纷飞,岁至年底。

    隆冬过后,又是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长安城外草长莺飞,大雪消融之后的地面,钻出许多绿芽,就连戏府庭院中央的那株白樱,枝梢上也点缀了许多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。

    二月初,春阳暖。

    孩童出门放纸鸢,嬉笑追逐,垂柳在春风中摇摆起婀娜身姿,春回大地,到处都是生机一片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,吕篆坐在曾经父亲坐过的位置上,原本青春朝气的脸庞,经过这段时日的历练,看起来多了几许成熟,也夹杂着许多倦意。

    他低头浏览案桌上的竹简,时不时的还会提笔勾注一二。

    若是累了,便顺过旁边的苦梅汤,只需灌上一口,就又有了精神。

    自从返回长安以后,吕篆从戏策手里接过重担,着手于官吏整治和选拔。庞大的帝国机器该如何运转,吕篆几乎一窍不通,但好在他折节下问,肯四处向人请教。

    诸如杨彪、刘普等汉室老臣,本已经辞官在家养老,却也为吕篆的诚挚所打动,将自己几十年的朝堂经验,以及一些事务案例的应对之法,全都传授给了这个年轻后生。

    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,吕篆的休息时间简直少得可怜,几乎可以说是没有。哪怕是深夜躺在床上,他脑子里也仍在不停运转,回想着辛毗、华歆等人呈上的各种方案。

    起初的那段时间,吕篆只觉得脑子都快炸开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一个刚小上学的孩子,却面对着一大堆的函数方程式,根本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吕篆是强行硬往脑子里塞,他打定主意不叫父亲、叔父失望,所以只要还有口气儿,他就要跟这些麻烦问题,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经过两个月的磨合,总算是将那些空缺的官员给补了上去。而且,也对大汉朝的所有职位和作用,有了初步了解。

    即便再遇上一些棘手问题,不敢说信手拈来,但至少不会再像起初时的那般,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期间,吕篆与父亲通过几回书信,说关中无忧,叫父亲大可不必担心。他日凯旋归来,儿子定出城十里相迎。

    同时,吕篆也隐瞒了戏策的病情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明媚,春色大好。

    吕篆折子看得累了,也会起身去外边走走,漫步闲庭,沐浴在灿烂温和的阳光下。每当他想起小时候和阿姐、弟弟在院里放纸鸢的快乐时光,嘴角总是会忍不住的流露出恬淡笑容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吕篆在府中用膳,他左手持箸,右手端碗,摆在面前的菜式简单,只有半碗肉羮和两道青菜。

    眼下战事吃紧,他是能省则省,想尽办法的为前线筹措军费物资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。

    只有坐到了这个位置上,才晓得事事难行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府内管事前来通禀,说是戏府来人了,请公子过去。

    吕篆闻言,这才想起,他已经有好些时日没去戏府给叔父请安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怪吕篆,这些时日,他忙得晕头转向,压在身上的事务一大摞,恨不得将一天十二个时辰当成二十四个时辰来用。

    戏府主动来人,肯定是有要事。

    吕篆才动两筷,根本没有吃饱,却也不作耽搁,放下碗筷,唤仆人进来收拾,自己则起身出堂,往戏府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戏府,府邸的管事站在门口,似是专门在等吕篆。在见到吕篆之后,便急急带着他往戏策所在的位置去了。

    转过走廊,经过水榭楼阁,吕篆来到戏策休养的苑落。

    大步走入房间,这才发现,里面人却不少。

    大司农卫觊、尚书郎张沅、长安令杜畿、御史大夫华歆、左郎署辛毗等十几名心腹官员,居然全在这里。

    见到吕篆,这些个如今朝廷里的顶梁柱却不敢有丝毫怠慢,纷纷作揖见礼。

    这几月的时间相处,吕篆的努力和付出,所有人都有目共睹,他们对这位大公子,亦是大为欣赏,鼎力支持。

    吕篆还了一礼,随后大步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当他望见瘫躺在软榻上的戏策时,整个人顿时一僵。

    床榻上躺着的男人面目犁黑,形如枯槁,眼睛下方有着一层很厚的眼袋,嘴唇干枯发白,眼睛虚合成了一条细缝,也不知道是睁着,还是闭上。

    鬓发间白丝缕缕,没作梳洗的戏策看起来苍老了何止十岁。

    “叔父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吕篆坐在榻前,伸手握住那只放于被窝外边、干瘦得不成人样的手掌,眼中酸涩,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戏策将眼睛稍稍睁开了几许,以往深邃的眸子里,眼神黯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见戏策遭病痛折磨成了这个样子,吕篆哪还坐得住,当即站起就要动身出发,“叔父,侄儿这就去给您请最好的医郎来!”

    戏策伸手拉住吕篆的手腕,微微摇头,示意他坐回床边。

    吕篆心有不忍,终究又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来,关中的大小事务,你都处理得很好,没叫我与你父亲失望,我很欣慰,相信未来的日子,即使我不在了,你也能有条不紊的处理好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戏策的脸上露出淡淡笑容,嘴唇张合,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好在整个屋子里,没有其他声音,屋内的众人倒也能听清一二。

    “叔父,您千万别说这种丧话……”吕篆语气急切。

    戏策知道吕篆这是在担心自己,但他对死亡并无恐惧,很是坦然的说着:“我的身体我自个儿知道,快到头了,所以我才将你唤来。”

    “朝堂上的事情,我也没什么好交给你的,以后的路,就该你自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。”

    吕篆饱含情感的喊了一声,眼中不觉间已蒙上了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戏策抓握着吕篆的手,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,低声说着:“青童,为君之道,当如何?且再说一遍,与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为君之道,须先存百姓。

    吾若为君,当为天地立心,为百姓立命;继往圣以绝学,开万世之太平!”

    吕篆一改之前消沉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言语间,竟隐隐有了帝王之姿。

    “很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戏策剧烈咳嗽起来,可眼中却多了笑意。

    看来,吕篆已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咳嗽完后,戏策继续嘱托起后事。

    “我死之后,尔等不可发丧,我已告知过府中管事,他会差人将我的遗体运出城外,去往北边山脚,秘密下葬。”

    之前,有个术士来看风水,提及说过,埋在那里对死者极凶,会伤死者灵气,却可以为将军增添些许庇佑,戏策这一生本是不信这些的,但到头来,信一回,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“至于将军那里,伯济会模仿我的字迹,与将军继续保持联络,具体要写些什么内容,你酌情处理即可。”

    戏策说得淡然无比,吕篆却听得心头直跳。

    本来隐瞒戏策的病情,他心里头就已经很是忐忑了。现在还要隐瞒死讯,父亲以后要是知道了,别说父子没得做,保不准盛怒之下,杀了自己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看出吕篆心底的担忧,戏策便给他出起主意:“我死之后,你可差人去往上党,将夫人请回。夫人通情达理,你只须向她陈述利害,夫人自会站在你这一边。

    有她在,将军不敢拿你如何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将军麾下的将领们在外作战,他们的眷属子女,大多留在关中。有夫人坐镇长安,至少也可以起到一个稳定人心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关中一带,异己铲除得差不多了,几乎不在有威胁可言。

    随后,戏策微微侧头,将目光看向屋子里的卫觊等人,待他匀上两口气后,才喘息告诫起来:“还有你们,以后,当尽心辅佐大公子,处理好这天下间的事务。等将军回来,自然忘不了尔等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众人躬身,齐齐应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该说的也说完了,我今日也累了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你们不必再来府上,我也不需要你们来为我送行。最后的这一程啊,我想自己一个人,安安静静的走完。”

    戏策将头摆正,缓缓阖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叔父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戏策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不必再言。

    众人无奈,只好垂耷着脑袋,满是沮丧的走出了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夜晚,清风吹拂,树叶沙沙。

    戏策醒来时,外边已是黑漆漆的一片,夜已深沉。

    床榻边,妻子董妍趴在那里已然睡着。近些时日,她天天守在榻前,照顾着戏策起居,生怕他有个好歹,就这样去了。

    戏策本想唤醒妻子回房休息,可当望见那张美丽的脸儿,如今也变得憔悴了许多,他忽地有些不忍,也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勉强支撑起身子,戏策给妻子披了件外袍,眼下正值倒春寒,就这样趴在床边,容易着凉。

    熟料,外衣刚刚披上,神经敏感的董妍立马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见戏策为自己披置外衣,美眸中怔了一下,继而起身就要去给戏策倒水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且坐下,我……”

    戏策顿了顿,犹豫小会儿后,换了个称谓:“为夫有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你身子虚弱,需静心调养。有什么话,以后再说,也不会迟的。”

    戏策摇头,有些话,再不说,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了吧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对你不冷不热,与你坐在一起说过的话,少之又少。你是个好姑娘,知书达理,又温柔贤淑,哪怕在外边受了天大委屈,也从来不会向我抱怨。

    就连将军都说,这么好的姑娘,打着灯笼都难找。

    只是,我心中有了别人,便再也容不下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在我死后,你若是遇到心仪的男子,尽管离去便是。休书我放在了书房文案左下的黑匣子里,有了这封休书,将军也不会为难于你。”

    戏策气虚说着,连喘息都变得尤为艰难。

    董妍只是摇头,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望来世,你能有个好的归宿,别再遇见我这般性情凉薄之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戏策咳嗽起来,捂嘴的手帕上,赤红的血迹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泪水在红通通的眼眶里打转,兴许是戏策的敞开心扉,也激起了董妍诉说的欲望。

    她坐在榻边,情绪有些不稳,与戏策讲述起自己这些年的心路历程。

    “我嫁入戏府九年,我知道你不喜我。所以我也从来也不敢去想,明日要怎么样,以后又能怎么样。我只是想去追随你的光影,看着你走过的地方,踏过你去过的路。

    我虽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,

    但我知道,你永远都不会为我停下。

    所以我也不求什么,我只想知道,你在哪里。

    若能远远的看着你,我也知足了。

    或许有一天,你真要休了我,便是我们缘分尽了。

    我也就死了心。

    我有时候也想,你我之间,或许错过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那一天,我没有出去看灯,你也没有替蔡家女子出头斗诗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好,你我都去了。”戏策忽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董妍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便听得戏策自嘲笑来:“呵,人人都称我为先生,说我能决算千里,智谋无双。但谁又知道,有些事近在眼前,我却拖到今日才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董妍只觉得越发听不明白,亦或是不敢往深处去想。

    戏策轻轻拉住了她的手,掀开被窝一角,身躯向里边挪了挪,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温和与柔情:“夫人,外边冷,进被窝里来吧,暖和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

    董妍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此后又过了几日。

    一个向阳的清晨。

    天空放晴数日,外边的阳光一如既往的和煦灿烂。

    戏策躺在病榻,即将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弥留之际,他轻轻握着妻子的手,脸上表情很是安详。

    女儿念昭暂时送出了府外,在此之前,戏策曾宠溺的看着活泼天真的小姑娘,告诉她:爹爹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可能要很久很久才会回来,所以爹爹不在的这段时日,要好好听娘亲的话。

    念昭当然不知道这一别意味着什么,甜甜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渐渐流逝,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戏策仿佛看见了已故的恩师荀靖站在云端,在他旁边,还有许许多多的熟悉面孔,正在笑着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“恩师来接我了,夫人,为夫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戏策嘴唇张开,仅有喉咙在动,发出极其细微的声音。

    董妍见状,泪水啪嗒啪嗒的落在了手背,紧紧抓住丈夫的手,一刻也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咚咚~咚咚~~

    呜呜呜~~

    蓦然间,戏策仿佛听见了号角和擂鼓的凯旋之音,是将军回来了吗?

    他双眸陡然睁开,焕发出崭新神采,猛地从病榻上坐起,连鞋子也顾不得穿了,在众人的惊愕中,一路跑出堂外,却恰巧撞见一道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上前双手把住那人的臂膀,脸上抑制不住兴奋的神采:“将军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胡车儿怔了一下,眼睛和鼻子格外发酸。

    他不忍破坏戏策最后的幻想,点了点头,学着主公吕布的声音:“嗯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赢了没有?”戏策急切的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胡车儿已是不忍再去对视戏策那充满期冀的目光,将头偏向一旁,仍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整个府上,所有人都在落泪,就他一个人在欢喜的笑着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戏策身躯忽地一沉,好在胡车儿出手及时,扶住了戏策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仿佛就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至今还记得,就是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为他撑伞,

    背他渡河,

    拉着他的手说,

    信君如信我,终我此生,绝不负君!

    “以后,策……再也不能……再也不能随将军临阵讨贼,坐观山河……”

    戏策摇头说着,他的声调拖得很长,声音小到几不可闻,可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遗憾和夹杂着的不甘。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戏策就先靠在胡车儿的肩头,缓缓阖上了眼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天气大好。

    生于乱世,而卒于长安。

    那天夜里,

    一颗耀眼星辰,划亮了整片星空。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